搜索
我的活动
查看: 6731|回复: 19

八面山,这一季的绚丽色彩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11-4 16:07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阿非 于 2013-12-26 21:51 编辑

八面山,这一季的绚丽色彩【20131104】

        说到八面山,我记取的不仅仅是山势的壮阔,山脉的绵长,草甸的金黄,更多的是因同去八面山的人给我带来的温暖记忆。这记忆就跟八面山那片金黄的草甸一样,让人沉浸其中,不舍转身离去,不舍轻言忘记。
        我第一次去八面山,是2012年10月20日。一起爬山的几个人在10月5日已经组织去了一趟八面山,我当时不在郴州。10月20日,采和、舞、楚歌决定专程陪我上八面山,同行的还有夫子、荣誉、虫虫、仙人球、小兰,共9人。记得那次在八面山上,碰到一个熟人问采和:“怎么又来了?”采和笑着回答:“陪阿非来。”
        “陪阿非来”,在一旁的我听了这句话,心里很温暖。来之前,群里上八面山的有另一个队伍,他们要求我们走同一条腐败路线,在我顶着压力犹豫的时候,被舞拒绝了:“半个月内上两趟八面山,为什么?我是为了陪阿非,她想走哪条路,就走哪条路!”看平日里舞很好说话的样子,没想到关键的时候,态度那样分明。
        那一次在八面山顶,汇合了另一条路线上来的队伍。并由此接触了不少人,包括现在在一起喝茶的老工匠,一起品红酒的高山,一起小资的铜豌豆。更因为那次的八面山之行,我们成立了“走私群”。几个自称喜欢自虐活动的人,经常一起结伴出行,慢慢地,有些人变成生活中的朋友。前天一起喝茶时,一边泡茶的铜豌豆突然感叹一句:“认识你们真好!”我抬头看看他,心里想,又遇见一个性情中人。
_MG_1820.jpg
       今年5月,我们几个又去了八面山看气势磅礴的云海。站在山巅,看着云海在身边一层一层翻滚而过,宛若在仙境。回来,我们不断翻阅电子相册,都说一定要在今年的秋天再去八面山。今年10月以来,不少户外群组织去八面山。我们一直按兵未动,只一心一意等待八面山上的草变成金黄一片。起初,是想组织17998群的加我们几个惦记八面山的人上去,没想到报名一放开,人员从十几个到二十几个,到三十几个,还要不停地做工作,进行劝退,才把人数控制下来。
        线路是现成的,去过两次、三次八面山的有好几个,领队、副领队可以由多人担当,作为活动的组织者,这次应该是轻松的,但临出发的前一天,身体竟然出现不适,一下把我整得要晕了。把情况告诉走私群群主虫虫后,没想到我身体的不适变得人众皆知。还好,从深圳赶过来爬八面山的花郎徒结帮我分担了不少个人背负,他说:“尽管往我包里塞。”
        路线:郴州-青腰-仓田-三八林场。我们把车停在仓田小学,叫了一台拖拉机,把包包运到三八林场,在三八林场集合吃中餐后,大概在十一点多,我们就开始进入山林正式爬山了。30几人的队伍,配备了一个领队,4个副领队。我安排自己压队收尾,领队们,如采和、舞、渔夫都分担了公用物质的背负,若再承当压队的任务,会非常消耗体力。起初大家都担心城市地理网组织的第三组的腐败分子会拖后退,没想到的是,他们一路飞奔向上,把我这压队的甩出好远。行程不到三分之一处,碰到在路边休息的领队采和。我正诧异,应该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他怎么在队伍中间。他冲着我大笑:“那群腐败分子太厉害了,把我这领队一下子就甩掉了。”只得催他赶快往前赶,怕第一次上山的他们在岔路口走错路。
QQ图片20131104153153.jpg
        行程中,虽不至于感到特别累,但也比平日里状态相差甚远。半路,虫虫让我先走,她来压队。后来,响沙和花脚猫也默默加入压队中,我只观观场便可,轻松了很多。老工匠的包请了人背,一身轻的他不止一次在前面等候说:“你的包放下来让我背。”在我的认知里,老工匠一直是队伍中最需要被帮助的对象,让他来帮我背包,我一时还无法扭转观念。所以他每说一次,我便拒绝一次,让他挺郁闷的。慢慢地,出现情况比我更糟糕的。白开水每走20米坐一下,虫虫、宝铃、开心她们一直陪着他。森林脚抽筋,响沙拿出云南白药给他喷上,花脚猫换下自己的小包,接过他的大包,一路上队友们轮番把他的包背上山顶。远远看见天方夜谭坐在山坡敲腿,走过去问怎么了,说脚抽筋,他忍着痛仍然展露笑颜。老工匠接过天方夜谭的包一直背到营地,英雄终于有用武之地了,呵呵。纵观整支队伍中,经常爬山的瘦小女生也比平日不爬山的男人强去很多,生命果然在于运动啊!
QQ图片20131104153226.jpg
        当七转八转,转过一个又一个弯道,翻过一个又一个山头,来到这片草甸时,看到这样的天空这样的草甸,相信任何一个人都会叹而观止,见之人喜。都会觉得前面的辛苦是值得的,前往八面山的任何犹豫都是不可原谅的,哈哈。
        有图为证,我实在是没有言语可以越过图片描诉这样的美景。只悄悄离开队伍走进草甸,静静坐下,甚至躺下,看天空看云朵。山坡凝望久,叹芳草,金黄百里。
        一路缓行,一路拍照,营地前的最后一个山坡时,采和上来接应。我们几个放下背包坐在山坡上看日落前的余晖,一边喝茶。同另一个队伍上来的野渡行舟也上来接森林的大包,他远远看见我,朗声招呼:“阿非,你带上来的大锅子,已经帮你打满了水哦。”我大声说谢谢。这些朋友,一直保持一颗热情洋溢的心,不管跟哪个队伍上来,他都会伸手相帮的。
QQ图片20131104153321.jpg
       达到营地才知道这次上来的有三个队伍,40好几个人。我和老工匠几乎是最后到达营地的一批,那时夕阳已至,气温急剧下降,寒气逼人。老工匠匆匆加了棉衣,招呼我一起去拍落日,我无可奈何:“如果不去煮饭,会被采和骂死去。”老老实实搭好帐篷就往搭灶煮饭的地方奔。谁知一问,我们第一小组13个人才3个人带米。那一刻,我彻底晕了。质问他们为什么不认真看帖。有人居然敢顶嘴说贴上没写啊,真的,都是小学生呢。我老人家已经事无巨细一一安排,他们还是这样,只挑自己想看的内容看。
        放眼一看,由舞和渔夫负责的第二组两锅饭都熟了,第三组由沧海蝴蝶和天方夜谭主持的腐败烧烤早已香飘十里,我们这一组,米还没下落。生气归生气,13个人晚餐问题亟待解决。怎么办?响沙四处问其他上来的队伍有无多余的米,最终从野渡行舟那讨得一些米来,还是不够,我让兰花把带上来的紫薯拿出来,洗了削皮切块,响沙在一边帮着,再找出老焘带的香肠,小芳带的板鸭,切好,和着不多的米,加一大锅水,他们问这是干嘛,我说没饭吃,就煮一锅稀饭将就。子非鱼烧了柴火,这一锅就交给他了。一下子轻松了,我知道有这么一大锅稀饭,大伙是饿不着了。闲下来,拿出烧水神器,大家把带来的茶叶也纷纷贡献出来,我们几个一边热菜一边喝茶,心态平衡地看着第二组开始晚餐,看他们喝酒碰杯,我们第一组的端上茶也扬手碰一碰,什么也不说,一杯热茶缓缓下肚。
QQ图片20131104152800.jpg
        天色越来越暗,拍照的老工匠也回来了,看他到第三组去蹭腐败餐,我们都微笑着。继续喝茶,不紧不慢等粥熟。等我为大家再次续好一杯新茶,一抬头,看见老工匠竟然蹭了几个竹签鸡翅过来犒劳我们,毫不客气地笑纳了,吃了,顺手就把竹竿扔了。不一会儿,老工匠过来回收竹签,害我又打着电筒四处去寻找。怎么就忘记了,山上的一切都是宝贝。
        粥最终煮成了泡饭,咸中带甜,甜中带咸,也是人间美味。等我们第一组终于开餐时,另外两组二十几人早已收拾妥当,进入山中夜生活的另一频道。我们十几个人围着篝火慢慢吃着喝着说着聊着,老焘给我倒了点药酒,我说不喝,他眼一瞪:“喝一点,这酒好贵的,光药材就两千多……”他老用这土豪的方法来诱惑我,给我茶叶又让我慢慢喝,说好贵。酒不喝时,也说好贵,不喝浪费。慢慢收拾,又煮茶喝茶,花郎打着头灯去附近的山头找柴火,用来烧水洗脸泡脚,煮好第二日早晨的稀饭,一切就妥,还是晚上九点半。那时感到山里的夜晚好长啊。
        各自进入帐篷,我仰卧侧身,辗转不停,茶喝多了,无法入睡。听附近的老焘大鼾,花郎小鼾,小芳广播,响沙和花脚猫私私窃语,远处腐败分子喊冷换帐篷换人混账的招呼声。声声入耳,却又静谧,很奇怪的感觉。迷迷糊糊进入梦乡,清晨,听见远处野渡行舟、采和、高山的说话声,我也起身,拉开帐篷一看,天色还暗淡着。没想到他们看日出的心情这样急切。过去洗脸刷牙,高山看见我,说:“阿非,可能要被你不幸言中,没有云海也没有日出呢。”我笑:“人品都大大的有问题。”
QQ图片20131104153429.jpg
       管他有没有云海和日出,就着晨光,跟着大伙一起上去,看看朝霞也行。果然,没有云海,日出也是短暂的一瞬间。大家等着,笑着,也不断拍着。身边的铜豌豆说:“没日出,改拍人物算了。”于是大伙呼啦啦把相机对准身边的、远处的伙伴们。热闹过后,人员渐渐分散,有回去煮早餐的,有去另外山头寻风景的,老工匠招呼:“找标石去。”十几个人就跟着他晃荡了过去。我跟着走了一小段,看见金黄的草坡一片,忍不住又坐了下来,顺势躺下,等待太阳照耀。能坐着绝不站着,能躺着绝不坐着,这片草甸让我的懒散发挥到了极致。就这样一个人静静地,听耳边的微风荡漾,沐浴清晨咋暖还凉的日光。
QQ图片20131104153506.jpg
        我常思量,我们来到这世间,无非是为了跟美相遇。跟人性的优点相识,跟美丽的风景见面,汲取人间万物精华,再将它还天,还地,还诸神佛。
有故事说一岁到十岁,才是真正的人,是人的真性情。十一岁以后,都惨了别的……说天生万物,三界六道,原有它本来的寿元,人只能活十年。后来,因为猴子、狗啊、牛的看着人可怜,才各自捐出它们的十岁,来给人添上……这以后,十岁以上的人,再难见着人原先的真性情……
        然四十几岁的我坐在这片天空下,这片草地里,就觉得自己只是十岁的人,再一次为这一季八面山绚丽的色彩而惊呆了。倘若这是草甸对天空的依恋,那恐怕真会应了那句话,“天若有情天亦老”。
        年轻的时候,只觉得心境于外界事物影响甚大,觉得再美的景致,如果身边少了可以鸣应共赏的人,那么风景自是风景,水自水,月自月,云自云,百般一切只是互不相干。到了这个年纪,方体会到,做个内心强大的人,远比寻求一个鸣应共赏的人更重要。那些可遇不可求的,且放置一边。简单了,浅显了,直至有十岁真性情的人,才能真正体会到万般生物的唯美与和谐吧。
        要求得少了,标准降低了,才能真正体会到身边人给你的温暖就如八面山这一季的繁华与绚丽。多好,你想去金紫仙,有人惦记着;你想重上齐云山,有人安排着;你想再来八面山,有人陪伴着;你想去狮子口,有人帮探路;你想吃现成的,有人站在烟雾中烧烤;你下山了,有舞迎过来接背包;你上山晚了,有渔夫下来接应;你落后了,有采和一路张望一路等候……我已经觉得幸福满满,更有甚着,从“八仙下棋”归来,舞和舞伴早已在烈日下帮我收拾帐篷装好包。看见背包靠墙立着的那一刻,累极的我听见自己的心在瞬间变得及其柔软的融化声音。
        就这样思绪万千,在山顶躺了一个清晨。下山来,稀饭已经被几十个人喝光光,采和拿出鱼粉让我吃了一个温热的早餐。按计划我们十点下山,大伙吃完,从容拔营收拾,拍照,又呼啦啦地往山下四处散去,再一次挥手与八面山道别。一路走一路听到身边的人说:“八面山,我还要来。”我只微笑,八面山我已经是第三次拜访了,如有条件,我想每年来看望它一次,如果条件再好一点,一年来两次也是可以的。不由想起平日闲聊,老工匠和我将齐云山、八面山、狮子口境内这几座海拔稍高一点的山,这样长时间的重装徒步,称之为“海鲜级别”。是啊,海鲜级别,大餐,户外大餐。如《逆流之河》的作者所言:“长途徒步,身心都会达到一种高度机械韵律,频率、呼吸、心律,都会达到一种机械状态,而久久忘身,甚至忘记自己在走。”这是什么?这就是动禅。每每上山、下山,我都极少言语。只想体会这久久忘身的感觉。
        这一季的八面山,我只想选择绚丽色彩的图片纪念着。
psbCASPHHQX.jpg

psbCA05TEIG.jpg

psbCAIS4CVB.jpg

QQ图片20131104153022.jpg

QQ图片20131104153619.jpg

QQ图片20131104153654.jpg

QQ图片20131104153918.jpg

QQ图片20131104154019.jpg

QQ图片20131104154041.jpg

psb.jpg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11-4 16:27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得好,游记游记,边游边记,美文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11-4 17:31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美文美片,拍的好,写得更好! ps:还把我烧烤的形象收入了镜头,哈哈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11-4 19:57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狂顶   认识阿非很开心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11-4 20:32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八面山,永远的记忆~~~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11-4 21:51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{:soso_e179:}{:soso_e179:}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11-5 11:23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图文都很精彩,文笔好,情感细腻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11-5 11:56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内心强大,真性情的人,读非姐的文章好像听她讲禅,看得透彻,意境深远!!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11-5 14:42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如此美景,难免会生情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

GMT+8, 2018-8-21 14:51 , Processed in 0.101934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